来自 财经 2019-04-18 10:31 的文章

我们推出的比较晚-钱经杂志

  钱经:近年股市持续熊市,债券分级产品受到市场的关注,稳健A份额获取固定收益,进取的B份额提供杠杆的高收益。您自己对分级产品有什么看法?

  马骏:每一项产品的推出,都要强调其投资逻辑。投资者在承受了额外流动性限制的情况下,是否得到了额外的回报? 短期理财型基金相比货币市场基金,牺牲了流动性,对此,投资者有没有额外的补偿?没有。这样的产品是没有长久生命力的。从产品期限和线天产品并不会提供比货币基金更好的回报。这种产品在投资逻辑没有想清楚之前,强推是有问题的。这种产品推出了,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承受较大的流动性风险,即短期理财基金通过期限错配,来实现更好的回报水平;要么则在相同的回报下,面对投资者的质疑。理财型基金的扩张,与利率市场化的进程有关。

  马骏:2013年债券市场中性偏谨慎,大的机会不多,由于债券供求关系处于平衡状态,信用债发行利率还会处于合理的水平上,因而整体的收益率水平不会太差。经济不会大幅度下滑,可能的状况是逐步复苏,通胀预期可控,因而利率产品的机会不大,而信用利差和杠杆策略的机会则大些。

  我们推出的比较晚,推的产品是1月、2月的理财产品,主要是这个期限段上的产品能够较好地在流动性风险管理和收益率预期之间达到平衡;还有我们强调淡化首发规模,注重持续营销。

  马骏:指数类的债券型基金规模越来越小跟它的编制方法有关系,债券指数基金与股票指数基金不可能是一样的,全世界较少有这类例如50只债券型基金指数的产品。全世界的债券指数基金大多都是采用分层抽样技术复制全样本指数,做出来的组合能够代表相对应的全样本指数的特征,而不是选50个券就告诉你,这就是指数。这样的指数特点,随着时间的推移,它的期限越来越短。股票是永续,没有期限,只要公司好,就会一直存在,债券完全不同,是有期限的。

  马骏:中国债券市场目前来看,平均基础市场的收益率在5%左右,中票的指数基准就是这样的情况。做得好的基金经理在8%,做得差的在3%左右。股票基金投资可能需要考虑申购时间点,债券基金的投资对申购时间的选择要求不高,债券基金投资强调的是持有期收益率。

  马骏:我们是资产管理公司,选择发行产品的依据是,所推的固定收益产品是否存在规模效应。比如:货币市场基金、纯债基金、钱经杂志债券指数基金。你会看到一级债基规模到10亿以上,打新的边际效应就会下降,可能打新股在10亿左右对业绩贡献较大,一旦规模超过10亿,打新的收益就明显衰减。配置股票的一级债基和二级债基,业绩波动性较大,机构并不喜欢这类风险收益特征不明确的产品。

  普通投资者将资金交给机构投资者来管,由他们来选择类属配置、久期、利差、期限结构,并合理运用杠杆策略,实现组合持续稳定收益,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并不需要太过关注申购时间节点,当然持有的时间长短很重要。

  钱经:今年短期理财基金发行火热,不确定A端份额将导致投资策略的不稳定。要打个问号。国外有非常完备的授信体系。

  其持续性受到较大制约,如果A份额收益过低,母基金的流动性和杠杆能力将受到限制,国内只能通过零售市场获取杠杠,分级产品的确有存在空间,如果分级债基A端份额收益过高,意味着B端份额的投资者付出成本过高。组合的流动性和成本无法兼顾。成熟市场完全可以通过同业拆借,在机构的市场维持杠杆。分级债基本质上是向零售市场借杠杆,不过空间并不会很大。现阶段在无法从机构获取杠杆的情况下,成熟市场长期没有的金融产品,易方达直到今年11月才发短期理财产品,是基于什么样的考虑?马骏:分级产品的特点决定了受众比较狭窄。在资本市场是有路径依赖的,我国是否会一直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