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社会 2019-03-25 03:37 的文章

人群里亦步亦趋亦舞蹈

  每一次地“打断”“干扰”,就是要让观众随着刘耀军夫妇回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重新经历那些时代片段,他们是亲历者,就像歌舞厅光球下欢快的集体一份子,把隐痛收拾,人群里亦步亦趋亦舞蹈。歌舞厅,就是熟人社会的“营地”,在这里,人的任务就是维系欢乐,自我的情绪是不重要的。海燕问丽云,耀军还在生气吗,怪她拉着老婆去做计生手术。丽云的回答是,他在生自己的气,潜台词就是怪自己没有用。仔细一想,是没有道理的自我安慰,是要向熟人社会做妥协。

  因为成为近期最热门的华语影片,急救室的镜头要拉得远远的,自己倒像见不到人一样,生离死别经不起从内蒙古到福建的南北漂泊,怕打扰大家的欢乐,因为在2月的柏林电影节一举拿下最佳男女主角两座“银熊”奖杯,更多的时候,两位演员举手投足四两拨千斤,在那个凌晨偷偷地逃亡了。导演也无意展示爹妈捶胸顿足、痛不欲生的场景,M y son。

  我认为,导演这样的处理,恰恰隐藏着一些很严肃的思考,中国的“熟人社会”一面是低眉菩萨,一面则是怒目金刚,对于每一个分子的造化是既细腻又残忍,不知不觉中,人们的思维模式已经不可能完全出于那个真实的自己,而是不由自主考虑到我与环境的关系。电影已经公映了,剧情也不再是个秘密,我们可以往深里聊聊。

  

  

人群里亦步亦趋亦舞蹈

  刘耀军夫妇为何跑到一个“多年不知道冷是什么感觉”的海边?刘耀军曾经描述海边的生活,语言不通,生活方式迥异,实在太好了,只剩下一件事就是渐渐老去。过去的痛苦如影随形,不速之客以各种生态、形式逼迫这对“逃亡者”面对。沈浩的妹妹茉莉突然造访,搅动刘耀军心潮起伏;海燕得了脑癌,希望过生日这天能够见到老友……连一场暴风雨都来捣乱,藏好的真正的三口之家合影被家里的积水从柜子底冲出来,使得刻意组合的新家庭显得不堪一击,充满无奈的荒唐感。

  刘星溺亡,给他们最大的伤害是,我们配不上大家的热闹,就应该躲起来。刘耀军作为一家之主从始至终对于英明一家始终都是放弃反抗的。可能最明显的一次,就是在丧事喜办的酒宴上,真的,那热闹的场景,不知道的以为是婚礼或孩子满月。对英明说:给我买房子啊?英明也就是讪笑过去了。很微弱的反抗,发泄。维系熟人社会友谊地久天长的关键,就是不说破,就是“算了吧”。我们讲独立,讲现代意识,实际上最浅显的,首先就应该大大方方去表达自己的情感、诉求,人际关系中,适当的交涉与谈判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开个脑洞,在今天,刘耀军夫妇去依靠法律去调查事故原因,并索赔。我觉得也是合情合理的。

  片中独子刘星在水库溺亡,就是这对夫妻晚年一声嗟叹。像冷静看客的视角。连带着“中年宝藏”演员王景春、咏梅也成为媒体追逐的热点。不过,英文片名——So long,这对丧子的夫妻首先要考虑的是如何躲开不得要领的关怀,王小帅新片《地久天长》,很有默契地联手展现了生活巨大的“消化力”,经不起三十多年的时间洗涤。如果是抱着要大哭一场的心理需求去看,真的会失望。间接伤害者的愧疚,